首 页  信息中心  团队风采  教学园地  专题研讨  培训讲坛  课堂艺术  
网站公告:     热烈祝贺初中语文朱春平名师工作室信息网开通!  [admin  2014年12月6日]        
也论李清照词愁情的内涵
作者:姚玉光    文章来源:《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    点击数:182    更新时间:2017/12/1
 
近来,拜读了朱靖华、戴学忱二先生的论文《论李清照词“欲说还休”的复杂内涵》(注:见中国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1999年第1期。)该文认为, 李清照词中大量“欲说还休”的谜被他们破译了,谜底是抱怨赵明诚娶妾。并且不无坦诚地说,早在1991年版的《李清照研究论文集》中,陈祖美先生的《对易安内心隐秘的破译》就是这种看法。

  这一观点颇有点新人耳目,被不少学者视为李清照研究的新成果,颇有影响。我是很敬重陈祖美先生的。作为山东人,她对同乡名人李清照的研究用力颇勤,已经出版了多种相关的编著和专著,其中《李清照评传》可视为她的力作。不过事关学术研究,笔者还是不揣浅陋,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以就正于大方之家。

  陈、朱、戴诸先生是如何破译李清照的呢?论据包括逻辑推理和作品内证两个方面,而以后者为重。

  陈、朱、戴认为,宋人纳妾习以为常,连苏轼亦不能例外,赵明诚自然也纳了妾。加之李清照没有生儿育女,犯了七出的天条,明诚纳妾也就名正言顺,势所必然了。

  这种推理犯了不周延的逻辑错误,根本不能证实明诚纳妾。宋人虽多纳妾,纳妾者未必是明诚,多纳并不等于全纳。苏轼纳妾更不是明诚纳妾的前提,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这样的推理缺乏事实根据,自然难以服众。

  至于说李清照没有生儿育女,明诚自然纳妾,听起来理所当然,其实也未必如此。首先,遍索有关赵明诚、李清照的笔记、杂录、词话,没有一种历史文献记载明诚纳妾之事。其次,赵君无嗣,就其生理因素而言,可能因在李清照,也可能在赵明诚,也可能两人都有问题。宋代医学完全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如果问题在赵,陈先生等人的推测就是错误的。第三,把李清照无嗣的责任推到赵明诚身上是不公正的,也是不科学的。陈先生在讲到《声声慢》时说“李清照借古讽今地抱怨赵明诚像卫庄公宠幸其妾、冷遇庄姜那样,疏远了她,致使她无有子嗣,无依无靠”(注:陈祖美:《李清照评传》(以下简称《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71页。)。这种推论缺乏生理常识。赵李有过甜蜜的婚姻,李清照伴随赵明诚走完了全部人生,把清照无嗣说成是“被疏”的结果,稍有生理常识的人就会觉得滑稽。退一万步讲,明诚即使纳了妾,就能导致清照无嗣吗?中国历史上有不少皇帝、高官妻妾成群,子女多达几十个,这种现象又如何解释呢?

  陈、朱、戴先生深知,推理缺乏必要的史料是苍白的,所以就把“破译”的重点放在所谓的内证上,即通过对李清照作品的解读,来证明明诚纳妾。这样的内证归纳起来有六条。为了论述的方便,下面逐一列出这些所谓的内证,并进行剖析,以供各位同仁甄别是非。

  内证之一:《满庭芳·小阁藏春》作于“崇宁四、五年间”,李清照“冒着一定的风险悄悄回京探望丈夫,但她却遭到冷遇,并敏感到自己已成了宰相府邸中不受欢迎的人,她只好回到婚前在汴京居住的‘小阁’”。词中“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浑似何逊在扬州”正是对赵明诚的抱怨,这首词“简直就是传主为自己写的《长门赋》和《白头吟》”(注:《评传》第23-26页。)。

  陈先生把《满庭芳·小阁藏春》定为崇宁四、五年间的长门赋式的作品是没有根据的。我的理由是如下六点:

  第一,仅从逻辑推理上讲,从赵挺之当时的政治地位和经济条件而言,如果想抛弃李清照,完全可以采取离婚,或者强迫李清照进行政治回避的方式,根本没有必要采取既冷遇了她,又不能最终解除李家对赵家影响的方式。

  第二,李格非在党争中,被列为余官第二十六人,不是被贬官,就是遣送回家,城中的住所自然早已空闲荒芜,与李词中所描绘的“藏春”、“篆烟”的环境绝然不合。

  第三,说李清照是宰相府邸中不受欢迎的人,太笼统,查《宋史》等有关史籍,赵挺之是崇宁元年升任尚书右丞,崇宁二年升中书侍郎,崇宁三年转门下侍郎,崇宁四年三月初七升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才可以称为宰相,而这时已经不是梅花绽放的时节了,与词中景色不一致。

  第四,在党争之中,李清照不应列在“党人子弟”之列。这一轮党争是从崇宁元年徽宗亲政、重用蔡京开始的。到本年十月份,罢元祐皇后之号,处分官员六百余人,李格非被列在余官第二十六位。崇宁二年三月,诏“党人子弟毋得擅到阙下”,七月“责降人子弟毋得任在京及府界差遣”(注:以上引文皆见脱脱等《宋史·徽宗本纪》,中华书局1977年版。),九月“诏宗室不得与元祐奸党子孙为婚姻”,“内已定未过礼者并改正”。到崇宁三年,把王珪、章惇也列为奸党,与元祐党人同等看待,总共三百零九人,又一次刻石文德殿。不过,这已是这场政治斗争的强弩之末,皇帝对此已有倦意,除这三百零九人外,“余并出籍,自今毋得复弹奏”(注:以上引文皆见脱脱等《宋史·徽宗本纪》,中华书局1977年版。),看来是想划个句号了。在封建社会中,女性没有独立的身份和人格,“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仪礼·丧服》)。崇宁二年时,李清照已嫁给了赵明诚三年,是赵家的人了,自然应该依从赵明诚的身份,而不是李格非,所以不在所禁之列。赵挺之不是皇室宗族,也自然不应受到“与元祐奸党子孙为婚姻”的限制,更何况诏书明文规定,改正的是那些“内已定未过礼者”,并不是要拆散已婚的夫妻。

  第五,崇宁四年、五年时,赵挺之家已经根本没有必要再避讳党人子弟,李清照也自然不可能被排挤到早年娘家小院之中独守空房,抒发《白头吟》的哀叹。因为崇宁四年正月蔡京的弟弟蔡卞由知枢密院调知河南府,已经露出了皇帝并不一味器重蔡京的端倪,三月初七,赵挺之升任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也登上了相位。五月便下令解除党人父兄子弟之禁,这是第一次松绑。七月下令流放边荒的官员回归家园。九月又“诏元祐人贬谪者以次徙近地,惟不得到畿辅”。到崇宁五年,正月初五彗星西现,八天后徽宗躲到偏殿以少食自裁,接着党人碑在雷雨中被击毁,太白星显于白昼,于是三天之后便下令“崇宁以来左降者,各以存殁稍复其官,尽还诸徙者”,“赦天下,除党人一切之禁”(注:《宋史·徽宗本纪》,中华书局1977年版。)。在这种情况下,李清照还有什么理由东躲西藏呢?

  第六,从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看,陈先生的推测也是站不住脚的。李清照说:“后二年,出仕宦,便有饭蔬衣綀,穷遐方绝域,尽天下故奇字之志。日就月将,渐益堆积。丞相居政府,亲旧或在馆阁,多有亡诗、逸史、鲁壁、汲冢所未见之书,遂尽力传写,浸觉有味,不能自已。后或见古今名人书画,一代奇器,亦复脱衣市易。尝记崇宁间,有人持徐熙牡丹图,求钱二十万。当时虽贵家子弟,求二十万钱,岂易得耶?留信宿,计无所出而还之,夫妇相向惋怅者数日。”这里的“出仕宦”是指赵明诚开始登上官场,所任何职不可考。而“亲旧或在馆阁”,主要是指赵挺之的二儿子思诚担任秘书少监。崇宁四年十月,由于“挺之入相累月,引疾乞罢,而有是命。十月乙丑朔,挺之既罢相,上以挺之子存诚为卫尉卿,思诚为秘书少监,明诚为鸿胪少卿。挺之辞不敢当,乞收还成命,诏答不允。”(注:《宋宰辅编年全录校补》卷十一,中华书局1986年版。)秘书少监是掌管皇家文书的次长,这种亲旧关系,使得赵、李二人得以借阅大量秘籍。崇宁共有五年,从李清照的这一段表述看,虽然党争之中李格非受到了打击,但赵李的关系是正常的,李清照绝无如陈先生所说,被迫一人到娘家老院生活的经历。

  内证之二:《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当是重和元年(1118)屏居结束,赵明诚离青州赴任前夕,李清照为他写的送别词”(注:《评传》第66页。),词中“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说白了就是担心赵明诚有‘天台’崔护之遇,也就是类似今天所说的外遇或桃花运”(注:《评传》第8页。)。

  这一看法存在许多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赵明诚是否在重和元年起复,学术界多存歧见。因为早在政和二年(1112),赵明诚已担任了秘书少监,思诚也已起复。明诚出仕的时间当与其二位兄长相仿。我们暂且把这首词定为明诚青州屏居结束起复之时。这时明诚还没有外出,此前两人一直共同生活在青州,而且是明诚政治生涯的低潮时期,李清照凭什么怀疑明诚会有天台之遇?如果说在青州期间,赵明诚已经有了天台之遇,李清照早就了如指掌,不管是烈火烧心,还是被迫接受,早就在日常生活和创作中表露出来了,为什么非要等到赵明诚离家远行时才这样旁敲侧击,闪烁其辞呢?

  从这首词的内容上看,“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抒写的显然是明诚走后李清照的慵懒、低沉、无精打采,而不是赵明诚赴任未走之时的情形。就其感情格调而言,“非干病酒,不是悲秋”,“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表现的是对情投意合的丈夫的“离怀别苦”,而不是担心、抱怨,否则,在楼头“终日凝眸”的思念和盼归,就无法理解了。李清照自己直言不讳地说明词的感情“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而是“离怀别苦”,不知为什么陈、朱、戴等先生偏要在字缝里去破译什么所谓的谜底。

  另外,就词中的用典而言,“武陵人”之典,出陶渊明《桃花源记》“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一般人都耳熟能详,武陵已成为理想境界的代称。“秦楼”则是指秦穆公女儿弄玉和丈夫箫史所居之处。“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一笔写出两面情,意谓赵明诚从政,奔向遥远的理想境地,李清照留在家中,往日夫妻恩爱相处的“秦楼”,如今烟锁雾埋,被孤独所包围,只有楼前水看见词人终日凝眸。陈先生把词中的典故说成是赵明诚有了天台之遇,李清照被冷落在秦楼之中,其结果,与全词“离愁别恨”的基调相悖,也使箫史与弄玉的美满爱情没了映照对象。以李清照的博学,是不会如此滥用此典的,更不可能在一句之中,前一个典故正用,后一个典故反用,把秦楼说成是长门之类的独居之所。

  内证之三:陈先生等认为,《声声慢》(寻寻觅觅)本应是前期之作,长期以来却被硬看作后期作品,“从而造成不求甚解,以至多处误解、曲解了此词的原意”(注:《评传》第68页。)。其中“晚来风急”,根据《艺蘅馆词选》应是“晓来风急”。它隐括了《诗经·邶风·终风》和《诗经·卫风·硕人》两首诗的诗意,“表达作者的‘无嗣’和何以‘无嗣’的‘难言之隐’”(注:《评传》第22页。)。“一则寄寻觅良人之意,一则借‘晓来风急’之事,诉说其被疏无嗣之怨,说白了就是李清照借古讽今地抱怨赵明诚像卫庄公宠幸其妾、冷遇庄姜那样,疏远了她,致使她无有子嗣,无依无靠,就像衰败后堆积满地的黄花一样,多么可怜!”(注:《评传》第71页。)

  陈先生之所以能把“晚来风急”与庄姜被疏联系起来,是绕了好几道弯子,经过两次置换才“寻觅”到的。她先把“晚来风急”说成应为“晓来风急”,然后认定“晓来风急”就是“终风且暴”之意,当然也就是《卫风·硕人》的诗意了。

  其实,以“晚”作“晓”,并非是艺蘅馆词选一种,据王学初先生《李清照集校注》,《古今名媛汇诗》等十余种版本均做“晓”。明人田艺蘅的《艺蘅馆词选》并非最早的版本。即使原词就是“晓”字,也只不过如梁启超云,词中描绘的是从早到晚的一整天的生活情景,而不只是黄昏时分,更不能证明“晓来风急”就是“终风且暴”。据《康熙字典》、《辞海》等工具书:“暴”有暴虐、损害、急骤、猛烈、突然等意,也有“日出而风”、“方六里命之”等意。“终风且暴”中的暴是“猛烈”之意,意为风刮得终日不息而且猛烈,根本没有“日出而风”的意思,因此,“晓来风急”与《邺风·终风》、《卫风·硕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自然也没有被疏无嗣的内涵了。

  再说,李清照词的主体风格是“以寻常语度入音律”(注:张端义:《贵耳集》,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58年版。),“用浅俗之语,发清新之思”(注:彭孙遹:《金粟词话》,词话丛编本。),被同郡人侯寘、辛弃疾亲切地称为“易安体”,即使偶尔用典,岂能由“晓”而“暴”,由“暴”而《终风》、《硕人》,九曲盘旋,胜似训诂呢?

  《声声慢》历来被视为李清照后期的代表作之一,不但倾诉家庭的不幸、寡居的凄苦,更抒发了国土沦丧之悲,流民漂泊之痛。倘若按照陈先生等人的理解,不唯《声声慢》之类词的深沉思想内涵被阉割,李清照也将降格为一个纯粹吟唱闺阁怨愤的家庭主妇了。

  内证之四:《蝶恋花·晚止昌乐馆寄姊妹》是李清照得到青州姊妹们的“鼓励”,“孤身走上了寻夫之路”。其中“方寸乱”的谜底是恐惧“即使到了丈夫身边,如果他仍然无动于衷,该如何是好?心里装着这样的难言之隐,其‘方寸’如何不乱?”(注:《评传》第71页。)

  在清照词中,这是一首通俗易解又含词题的作品。《晚止昌乐馆寄姊妹》的题目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这是李清照寓居昌乐馆中写给青州姐妹的作品,其题旨是表现姐妹情谊。临行之时,姐妹们置酒饯行,泪湿罗衣,阳关之曲唱了一遍又一遍。如今清照已到了昌乐的旅舍,她告诉姐妹们莱州离青州并非如蓬莱仙山一样遥远,希望以后大家多寄书信,让友谊万古长存。至于“方寸乱”作者交代得斩钉截铁,就是“惜别伤离方寸乱”,陈先生等有什么理由要撇开词人的本意,来千猜百度破译所谓的“谜底”呢,这不能说没有断章取义之嫌。

  再说,李清照的大量作品,使我们对她自尊、自强的人格深信不疑。如果赵明诚不欢迎李清照随任,李清照会抹着脸皮在姊妹们“鼓励”之下去找赵明诚吗?退一万步说,倘若真有其事,莱州尚未到达,去后的情况不得而知,李清照又有什么必要在寄给姊妹们的词中诉说心曲,让她们为自己提心吊胆呢?

  内证之五:《感怀》诗是李清照到莱州后“受到冷遇”,“被打入冷宫”,其中的“公路可怜”是李清照以袁术自况,到了无粮的境地(注:《评传》第72-76页。)。

  上文中我们已经谈到,鉴于李清照的骨气和自尊,莱州随任,她是非邀不去的。此前,明诚任何职,现无确考,可能因种种客观因素,李清照没有随任。明诚知莱州,成为一州的行政长官,才接李清照随任。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深情地写道:“后屏居乡里十年,仰取俯拾,衣食有余。连守两郡,竭其俸入以事铅椠。每获一书,即同共勘校,整集签题。得书画彝鼎,亦摩玩舒卷,指摘疵病,夜尽一烛为率。”这里的连守两郡,就是指莱州、淄州。陈先生把赵、李的关系理解到打入冷宫,不同室而居的僵局,显然与李清照的自述不合。

  况且,赵明诚是一州之长官,要在官场和百姓面前维护自己的形象,封建的伦理道德和人格标准要规范他的行为。直到明诚去世,李清照在名分上是赵明诚的妻子,这是不争的事实。怎么可能在李清照到达莱州后像罪犯一样的被打入冷宫,连饭都不给吃呢?村夫尚且不为,更何况一州之长!

  我认为,《感怀》诗中的“公路可怜”是李清照同情赵明诚居住的公廨非常简陋,没有文化氛围,缺乏精神食粮,而不是说自己连饭都吃不上。赵明诚作为一州的长官,酒、钱之类的俗事“终日纷纷”,李清照对此类应酬很不适应,于是“作诗谢绝聊闭门”,而且“佳思”潮涌,在清静中与文学为友,自得其乐,而不是被关闭在冷宫之中。如果按照陈先生那样理解《感怀》诗,“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作诗谢绝聊闭门,燕寝凝香有佳思”数语,就无法理解了。

  内证之六: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分香卖履’典故的出现,就是赵明诚曾经有过蓄妾之事的‘内证’”。“如果赵明诚压根没有蓄妾之事,那么,这里借用曹操对其妻妾的遗嘱,就很不得体。学识渊博而又极擅用事的李清照,在涉及自身内讳的事情上,绝不至于有不伦不类或顾此失彼之嫌”(注:《评传》第35页。)。

  陈先生把“分香卖履”作为赵明诚蓄妾的内证,那么,我们要问,赵明诚不是帝王将相,李清照为什么要选用魏武帝曹操的典故?古今用典,只是取其大意,岂有丁对丁、卯对卯的道理?“分香卖履”典出曹操,后人运用此典,其意不外两点,第一,颂扬节俭自律、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第二,表示临终遗嘱,后事安排。据《三国志·武帝纪》,曹操文武并施,位极人臣,御军三十余年,昼讲武策,夜思经传,攻无不克,登临必赋,然而素性节俭,不尚华奢,后宫衣不锦绣,侍御履不二采,帷帐屏风,坏则补衲,茵褥取温,无有缘饰,女儿出嫁都是布帐,从婢不过十人而已。临终之时,命近待取平日所藏名香,分赐诸侍妾且嘱曰:“吾死之后,汝等须勤习女工,多造鞋履,卖之可以得钱自给。”《金石录后序》写赵明诚临终之时,“取笔作诗,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履之意”,其用意主要是说没有留下遗嘱,安排后事。赵明诚英年早逝,李清照痛不欲生,怎么会在写到临终情景时,心怀悲愤,憎恨赵明诚蓄妾呢?再说,赵明诚不留遗嘱,不安排后事,可能是鉴于以下原因:当时国家面临金人的强大攻势,安危难以预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安排后事,有何意义?就家庭情况而言,无妾无子,所有的财产和责任都是李清照一人承担,自然无需分香卖履。由此想到李清照日后的生活和出路,难以预测,也无法控制。因此,不作遗嘱,任其自然是最明智不过的了。《金石录后序》叙述明诚死后,李清照如何转移文物,四海漂泊的经历,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我们以上推测的合理性,陈先生以“分香卖履”作为赵明诚蓄妾的内证,恐怕有点一意孤行,在牛角尖里钻不出来的味道。

  朱、戴二先生说:“我们证明赵明诚有妾云云,并非出自本意,也非目的本身,而是想通过对李词的复杂内涵进行深入探析,而开出一条研究李词复杂‘愁’情的新路。”还涉及到李词的分期问题。李清照作为中国文学史上少有的著名女词人,一向受到学术界的重视,研究了这么多年,未免有一种难出新意的困惑和寻求突破的欲望,在这一点上,大家的认识是一致的。我们不是为了维护李、赵恩爱伉俪的名声,而笼统地反对别人说明诚纳妾,而是认为寻求突破必须以事实为根据,而不能不顾词作的基本内容、情绪、风格,抓住其中的个别词句穿凿附会,生拉硬扯。

  我早就认为,李词的传统分期不十分精确。以南渡为界把李词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主要抒发少女情思和少女相思,后期则多乡国之思和身世之叹,这种观点在学术界根深蒂固。这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南渡前的部分作品曲折地表现了党争中的凄凉情怀;而南渡之初,明诚逝世之前的部分作品也并非割尽爱情的烦恼和幸福。即使真的明诚纳了妾,清照词中的“愁”的内涵并没有什么根本的变化,只不过增添了一份爱的痛苦,对清照的分期是没有影响的。关于分期问题,笔者将另文讨论,恕不详论。

  “愁”在李清照的词中占有较大比重,正确理解“愁”的内涵,对把握李清照的思想、人品、作品的内容和风格,都具有不可小觑的作用。这也正是笔者撰写本文的初衷,期待着各位专家和读者的指教。
 
文章录入:闵慧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教学园地
    课堂艺术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专题研讨
    常州教育金坛教育金坛研训张银坤工作室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留言反馈 | 管理登录

    主办:初中语文朱春平名师工作室
    技术支持:五鱼瓶 ICP备号